信用卡降溫:涉房交易遭嚴控 多頭借貸難抬頭

  • A+
所屬分類:短視頻新聞

在猶豫了幾天之后,注冊在華東的某家股份制銀行信用卡中心的負責人也決定關閉房地產類別商戶的交易限額,在十一后正式實行。

“現在監管嚴查信用卡資金流向房地產的情況,不少大行和股份行也都關了。”前述負責人表示。監管部門檢查資金流向,涉及房地產相關的多個業務類別,多家銀行也已出手關閉或下調相關商戶類別碼(MCC)的交易限額。這些業務包括一般承包商——住宅與商業樓(MCC1520),不動產代理——房地產經紀(MCC7013),不動產管理——物業管理(MCC6513),分時使用的別墅或度假用房(MCC7012),混凝土工程(MCC1771)等。

據《財經》記者了解,目前多家銀行已經限制了信用卡在房地產企業和房地產中介公司(MCC為1520、7013)的交易,在物業、租房等其他類別的交易,銀行選擇有所不同,但基本都已下調。

今年上半年以來,監管部門密集表達了對信用卡業務的關注。5月《關于開展“鞏固治亂象成果促進合規建設”工作的通知》;7月底,銀保監會股份制銀行監管部曾召集部分銀行分管零售的行級領導開會傳達意見;8月,北京、廣東兩地銀保監局發布相關監管意見;9月,銀行業協會卡委會交流、多地銀保監局座談傳達監管重點。

總體而言,這輪信用卡監管重點包括審慎發卡與授信,加強總授信額度管理,監控資金流向,尤其嚴控資金違規流入房地產。

“中國的信用卡債務快速上升,與亞洲其他地區曾經歷過的信用卡熱潮最終演化成卡債危機的歷史相比較,二者之間有一些令人擔憂的相似之處。”標普全球評級在7月的一份題為《中國信用卡熱潮是否會重蹈卡債危機舊轍?》的報告中指出,這些相似之處包括:企業貸款需求減弱,促使銀行擴大零售貸款業務;寬松貨幣環境;市場競爭激烈,機構的風險偏好上升。

2017年以來,在零售轉型、客戶下沉、互聯網金融合作等多重背景下,銀行信用卡業務走出一波大躍進。根據央行《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報告,截至2019年6月末,信用卡和借貸卡發卡量共計7.11億張,應償信貸余額7.23萬億元,相較2016年末分別增長53%、78%。

面向信用卡的監管收緊,讓一些業內人士擔憂會對業務增長形成阻力。有業內人士表示,在二季度信用卡增速已大幅下滑的基礎上,下半年信用卡增速可能進一步放緩,不排除出現收縮。事實上,今年上半年交通銀行(601328.SH)的發卡量和透支余額較去年末分別下降了0.1%和10%。

在回復《財經》記者的提問中,北京銀保監局表示,印發《關于加強銀行卡風險防控的監管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是希望通過防控銀行卡風險,促進業務合規穩健發展,引導信用卡業務回歸本源,用于支持消費,而非限制業務發展,或限制消費。該局未對發卡量、交易額、透支余額等指標的增長速度提出具體要求。

華中地區一家零售信貸高速增長的城商行行長認為,信用卡調控的重點在于遏制資金違規流向房地產,回歸消費本源,而非阻礙信用卡業務發展。他所在的銀行也在進行信用卡資金流向的自查,檢查是否有通過信用卡套現投資房地產等領域的行為。

在這位行長看來,信用卡的發展潛力本質上由消費需求空間決定,而非政策決定。中國經濟形勢下,消費潛力巨大,信用卡及個人消費信貸領域,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招商銀行信用卡中心總經理劉加隆日前在掌上生活8.0的發布會上指出,用戶增長紅利消失,“跑馬圈地”的規模擴張道路不再適用,信用卡的“上半場”已然終結,被視為行業標桿的招商銀行已經在備戰“信用卡下半場”了。

“頭部銀行進入存量時代,后面陣營的銀行還有增量的機會。”前述城商行行長表示,但前提是銀行要提高風控能力,建立好風控體系。

“個人信貸領域的風險高,近兩年有的銀行無邏輯發展、短期沖峰。但行業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就已經產生了分化。銀行各自有自己的發展邏輯。”北京一家股份制銀行分管零售的副行長表示。

? 嚴控房地產套利

在這輪信用卡調控中,控制資金流向,尤其是切斷違規流向房地產的行為,可謂重中之重。

此前,平安銀行信用卡中心發布公告稱“對房地產類商戶設定限制,當持有該行信用卡在此類商戶透支消費時,有可能導致交易失敗”。這份公告指出,這是落實房地產調控政策,依據相關規定所做出的舉措。

國有大行的下調更早。《財經》記者致電幾家國有大行信用卡中心,獲悉已經不能在房地產公司和中介公司(主要是MCC1520、7013的商戶)使用信用卡交易,但在物業和租房等場景下各行的政策略有不一。

北京銀保監局方面表示,要求轄內銀行為了有效防控風險,加強對信用卡資金流向房地產進行監測,設置合理的交易限額,但對于正常消費如支付物業費等未進行限制。

事實上,禁止信用卡套利資金違規流向房地產,并非新規。這在2012年銀保監會出臺的《商業銀行信用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下稱《辦法》)中即有規定,在近年來的防風險檢查中亦是檢查重點。此前銀行就已逐步降低在MCC為1520、7013的商戶交易額度(從10萬降至5萬、1萬),直至額度為0。

5月,銀保監會在《關于開展“鞏固治亂象成果促進合規建設”工作的通知》中提到的工作要點就包括“(嚴禁)個人綜合消費貸款、經營性貸款、信用卡透支等資金挪用于購房”。亦有地方文件指出,“要嚴格監控大額、長期限的消費貸款資金流向,關閉信用卡對房地產開發企業的POS刷卡端口,堅決遏制個人綜合消費貸款、信用卡透支的資金繞道用于支付首付以及住房消費。”

2017年以信用卡為主的短期消費信貸規模激增,央行在《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8》中指出,這一異常增長原因可能包括:首先,在整體利差處于低位的情況下,銀行有動力投放收益更高的消費信貸,P2P監管趨嚴也促使了部分消費貸款回流銀行體系;其次,近年來購房開支驟增透支了部分居民的消費能力,使其轉向利用短期消費貸款維持消費水平;最后,部分購房者利用消費貸等產品規避首付比的限制。

現實中不乏用多張信用卡套利買房的故事,手段包括POS機套現,亦不乏一些掮客暗中搭橋銀行,將消費信貸作為首付款或房款的一部分。一位銀行業資深人士表示,這種行為最常發生在房價上漲空間大的城市。信用卡套利也有成本,所以房價上漲空間遠高于信用卡套利成本的區域,套利愈多發。

另外,由于銀行信用卡風控邏輯往往也看中個人的房產價值,因此一些炒房客反而也有很大的套利空間。“現在各家銀行的風控模型都在優化發展,持卡人的真實消費能力可能構成未來信用卡主體評判邏輯,以還款能力,比如工薪收入或經營收入,評判授信額度。”前述信用卡資深從業者表示。

《財經》記者在《房地產擠泡沫:資金何往》一文中曾經寫到,隨著房地產過度吸納資金,過度泡沫化,對實體經濟和居民消費產生擠出效應。研究顯示,中國高達77.7%的家庭資產用于房子,居民部門杠桿率不斷攀升,其對消費的抑制也越來越明顯。中央明確表示“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房地產調控從嚴展開,金融領域同步發力。在個人層面,央行、銀保監會等對于個人住房信貸和居民杠桿率也提出“合理控制增速”的要求,并嚴禁消費信貸流向房地產。

在前述城商行行長看來,這次信用卡的風險提醒和檢查應是在此背景下展開的。防止部分信用卡再成為套現的載體,成為炒房客套利資金,防止房地產泡沫與個人信貸過度掛鉤,再現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的可能。

“房地產在中國,比起居住、消費屬性還具有投資屬性。如果信用卡及消費信貸資金過度流向房地產,風險就會高。所以要讓信用卡從投資載體,回歸消費載體的本源。”前述城商行行長表示。

“監管部門對限制信用卡、消費信貸流向房地產要求極為嚴格,處罰也不手軟。”前述信用卡業務負責人表示。

銀保監會在日前下發的《關于開展2019年銀行機構房地產業務專項檢查的通知》中,將房地產業務授信政策和內控制度執行情況、房地產開發貸和土地儲備貸、個人住房貸款、住房租賃貸款等作為檢查要點。

? 防范“共債”風險

在監管部門看來,對于申請人授信不審慎,不遵守總授信額度管理,是留下信用卡套利空間的重要原因。因此,“共債”風險是監管部門極為重視的問題。上半年監管部門強調“總授信額度管理”,要求從嚴執行信用額度的“剛性扣減”。

7月,上海銀行針對去年的檢查結果開出六張罰單,幾乎將轄內的銀行信用卡中心罰了個遍,事涉農行、建行、交行、招行、浦發、上海銀行。絕大多數處罰事由是“未遵守總授信額度管理制度”。此外,建行還涉有對信用卡申請人資信水平調查嚴重不盡職等事由。

北京銀保監局日前《關于加強銀行卡風險防控的監管意見》規定,發卡銀行要加強信用卡總體授信額度的管理,應當對持卡人名下的多張信用卡賬戶授信額度、分期付款總體授信額度、附屬卡授信額度、現金提取授信額度等合并管理,設定總授信額度上限。《辦法》要求對 “在征信系統中有多家銀行貸款或信用卡授信記錄”的用戶要加強風險防控。

“總授信額度”管理,早在幾年前監管部門就已提出,是“完善授信管理機制”的一部分,“剛性扣減”政策應覆蓋至全部新發卡客戶和已有固定額度調升客戶,不得以提高總授信額度或設置限制性條件等形式來規避“剛性扣減”監管要求。

前述城商行行長表示,對個人的總授信額度管理極其必要,且不只是限制在信用卡授信記錄,應將個人所有的消費信貸授信、個人經營貸授信額度均計算在內。

但據《財經》記者了解,這一機制在現實業務開展過程中很難落地。因為銀行授信先行,但并沒有硬性指標限制各行對個人總授信額度的上限,對個人授信額度仍由各銀行依據自己的風險偏好而行。

“對公信貸防止壘大戶,對公司客戶有總授信額度機制,但是個人卻一直沒有落實。” 前述城商行行長表示,企業有一個可在征信系統查詢到的總授信額度,此外,在總授信額度的計算方法上,銀行一般根據公司稅前利潤的一定杠桿倍數來計算,但是在個人授信上,各行并非完全基于月收入或經營收入來授信,而是否基于月收入或經營收入的倍數來計算授信總額度,目前仍在探索階段。

臺灣卡債危機后,臺灣金管局要求發卡機構提高發卡審核要求,確認申請人經濟來源、還款能力及舉債情形,申請人無擔保債務總額占平均月收入不得超過22倍,且每半年需復審一次。對于發卡機構,則調整了[358]分級管理政策,即逾放比在3%-5%之間,函知發卡機構,逾放比在5%-8%之間予以糾正,在8%以上則暫停機構的發卡業務。

“未來需要為每個個人主體建立一張資產負債表,及個人資產負債表管理機制。”前述銀行行長表示,這也是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發展所必需的。目前二代征信系統升級優化工作仍在進行中,央行5月曾經表示,已采集9.9億自然人、2591.8萬戶企業和其他組織的信息,或成為個人經濟身份證。

信用卡降溫:涉房交易遭嚴控 多頭借貸難抬頭

多家銀行中報近期都提到了共債風險的影響與防范。如平安銀行提到,該行自2017年底開始提前進行風險政策調整,重點防范共債風險,同時針對共債、高負債及高風險地區客戶采取額度管控、謹慎授信等措施,控制并降低了高風險客戶占比,新發放業務的資產質量穩定向好,預計這些管制措施的優化效應將會在下半年逐漸展現。

值得一提的是,銀行信用卡業務的管理者們似乎并不擔心銀行內部的共債危機,他們更擔心來自其他放貸主體的風險傳導與蔓延。中信銀行財報指出,2018 年以來,現金貸、互聯網消費貸、P2P等市場放貸主體日益增多,債務風險不斷聚集,市場共債客群資產質量波動明顯,此類風險有向信用卡行業傳導的趨勢。

對此,中信銀行稱,針對上述市場環境變化,該行嚴控共債客戶通過率,并根據客戶用卡及還款情況進行動態授信調整,對疑似共債等高風險客戶及信用卡套現等不合規用卡行為,實施長期專項監測與打擊。

監管部門、業內人士都擔心來自銀行外主體的共債風險蔓延,但到底有多大,沒人能說清楚。

“中國的信用卡債務快速上升,與亞洲其他地區曾經歷過的信用卡熱潮最終演化成卡債危機的歷史相比較,二者之間有一些令人擔憂的相似之處。”標普全球評級在7月份的《中國信用卡熱潮是否會重蹈卡債危機舊轍?》中表示。

信用卡降溫:涉房交易遭嚴控 多頭借貸難抬頭

標普所說的信用卡熱潮和卡債危機,發生在2002年的香港、2003年的韓國和2006年的臺灣。這些地區的信用卡熱潮最終都以銀行虧損、風險暴露等結局收場。

2017年以來,在零售轉型、客戶下沉、互聯網金融合作等的多重背景下,銀行信用卡業務走出一波大躍進。根據央行《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報告,截至2019年6月末,信用卡和借貸卡發卡量共計7.11億張,應償信貸余額7.23萬億元,相較2016年末分別增長53%、78%。

標普指出股份制商業銀行及一些地區性銀行更容易受到個人貸款風險的影響。這些銀行的信用卡和相關現金貸款約占到總貸款的10%,包括第五大國有銀行交通銀行——相比之下,工農中建四大銀行僅為3%-4%。

從上市銀行財報來看,銀行業的信用卡發卡量和透支額度保持增長。根據財報披露的信用卡數據,從2016年末到2019年上半年,多家銀行實現了超1倍的增幅。在發卡量上,興業銀行、平安銀行、郵儲銀行、中國銀行、中信銀行增量超過或接近100%的增幅;在信用卡透支額度上,平安銀行增幅高達182%、興業銀行增幅高達178%,增幅近兩倍,郵儲銀行、中信銀行、民生銀行也達到1倍增長。

一位股份制銀行分管零售的副行長表示,一些信用卡及消費信貸業務短期內增速過快的銀行值得關注,盡管一些中小銀行數據披露不詳實,但業務激進、增長很快,也可能積聚風險。

信用卡降溫:涉房交易遭嚴控 多頭借貸難抬頭

信用卡客戶下沉帶來隱憂。“在商業銀行加快零售業務轉型過程中,信用貸款快速擴張,尤其是在低年齡群體和低收入群體中不斷滲透,由此帶來局部杠桿率上升和不良資產比率提高的問題,需要給予相應關注。”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國家資產負債表研究中心在《中國杠桿率報告》中提醒。中國居民杠桿率持續上漲,2019年二季度達到55.3%。

“有的銀行信用卡擴張激進,大量依賴互金平臺的合作渠道進行客戶下沉。”此前有業內人士告訴《財經》記者,這發生在不少股份行和城商行身上。而這些客戶中相當一部分人資質較差、信貸資源獲取能力較弱,會影響信用卡風險。

“盡管一些銀行和金融科技公司聲稱大數據等技術可提供更優越的消費者貸款篩選工具,但這一說法尚未通過中國完整的消費信貸周期的檢驗。”標普指出,一些銀行和金融科技平臺的合作緊密,而一些平臺出清或監管限制,可能導致借款人違約等,而這可能會對銀行產生溢出效應。

2019年上半年,多家上市銀行的信用卡不良率開始抬頭。江西銀行的信用卡不良率則升高了2.09個百分點至6.46%。交通銀行的應收賬款規模下降,但不良率升高了97個bp,達2.49%;浦發銀行的不良貸款率為2.38%,與去年末相比上升57個bp,與2016年末相比則上升了1.28個百分點。

一些銀行信用卡業務的從業者,早早地在關注信用卡風險。“信用卡風險抬頭,可能來自三方面因素的影響:一是經濟下行過程中,企業資金鏈斷裂,那么可能帶來員工的失業率上升,或工資縮水,影響償債能力;二是在P2P行業出清的背景下,一些借貸主體可能產生共債風險蔓延;三是在打黑行動下,正規催收也可能受到波及影響,影響資產保全效果。”此前一位信用卡中心資深從業者如是告訴《財經》記者。

但是,業內人士普遍認為目前說卡債危機言之尚早。最重要的是,疊加人口老齡化背景、支民支小調控等,失業率沒有出現大幅上升。而P2P出清,在行業人士看來,可能是風險,也可能是回流信用卡的機會。而當下,監管亦表態打擊惡意逃廢債、建立個人征信系統,長遠來看利好行業。

日前央行下發通知,支持在營P2P網貸機構接入征信系統,要求持續開展對已退出經營的P2P網貸機構相關惡意逃廢債行為打擊,加大對網貸領域失信人的懲戒力度等。并鼓勵銀行業金融機構、保險機構等按照風險定價原則,對P2P網貸領域失信人提高貸款利率和財產保險費率,或者限制向其提供貸款、保險等服務。

標普也指出,一些因素如中國信用卡貸產品結構相對簡單,以及種種旨在加強信用基礎建設和強化監管的政策舉措,緩解了銀行業總體上可能面臨的風險。

在書面回復《財經》記者的提問中,北京銀保監局表示,從北京轄內看,轄內信用卡中心信用風險有所增加,但風險整體可控,為進一步加強信用風險防控,北京銀保監局就嚴格信用卡授信管理方面提出監管意見。

? 信用卡下半場

“種種跡象表明,行業正在起變化,信用卡進入下半場。”日前,在掌上生活8.0的發布會上,招商銀行信用卡中心總經理劉加隆說到,用戶增長紅利消失,“跑馬圈地”的規模擴張道路不再適用,信用卡的“上半場”已然終結,被視為行業標桿的招商銀行已經在備戰“信用卡下半場”了。

招商銀行信用卡中心總經理劉加隆將“信用卡下半場”總結為四個特征。一是越來越多的持牌和非持牌經營者涌入行業,信用卡業務的經營環境發生變化;二是行業風險形勢日益嚴峻,嚴監管政策下信用卡的外部監管發生了深刻變化;三是信用卡正在從增量市場進入存量市場,增長規律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四是信用卡競爭模式被重塑,傳統以金融為核心的單一維度商業模式無法為客戶創造更多價值。

截至2019年6月末,工建中農四大行的信用卡發卡量都突破1億張,招商銀行緊隨其后。透支余額方面,建行、招行、工行、平安都在5千億級以上,六大行和部分股份行也都突破千億量級。

但是從一些指標上來看,中國信用卡市場似乎還遠未到達“紅海”。根據央行報告,截至2019年6月末,人均持有信用卡和借貸合一卡0.51張。海通證券姜超援引國際清算銀行(BIS)的數據表示,美國在2017年底人均持有信用卡3.21張,韓國有1.93張,日本在2016年已經達到2.14張。

但在不少業內人士看來,中國人均持卡量和滲透率或被低估。《21世紀經濟報道》亦援引招行劉加隆的話表示,中、美人均持卡數量看上去差距非常大,但中美城鎮化不同,中國農業人口占比41%,遠高于美國的18%,導致分母被高估;花唄、白條、微粒貸、P2P網貸等替代型的“類信用卡”產品大量出現,信用卡行業滲透率可能被低估。

“頭部機構或已進入存量時代,但對于中小銀行來說,還有結構性增量發展機會。”一位城商行副行長表示。在其看來,信用卡的發展潛力由國內消費需求的潛力所決定,而隨著P2P等行業出清,相當規模客群會回歸銀行信用卡,但是這時亦需要銀行優化提高風控水平和能力,更注重研究客戶的償債能力,在踐行普惠金融的同時防止無限下沉客戶。

海通證券姜超曾在研報中指出,從信用卡貸款角度來,2017年底中國信用卡應償信貸總額占金融機構境內總貸款的4.55%,同期美國商業銀行信用卡貸款額占全部貸款額的比例為8.37%。與信用卡體系較發達的市場相比,我國當前的信用卡發展仍有較大空間。

《財經》記者統計A股和港股兩地上市銀行年報發現,股份制銀行更依賴信用卡放貸,信用卡貸款占貸款總額的比值均達到10%以上,平安更占到25.58%;國有大行中,交通銀行也占到9%以上,工建中農四大行盡管信用卡貸款額度居前,但占全部貸款的比值卻是在4%左右,郵儲銀行略低在2.32%;城、農商行盡管這兩年信用卡卡業務發展較快,但信用卡透支總額和全行貸款占比仍然較低。

信用卡降溫:涉房交易遭嚴控 多頭借貸難抬頭

一家股份制銀行分管零售的副行長告訴《財經》記者,2018年下半年開始,信用卡行業已經開始出現分化。如建行、交行、浦發紛紛降低增速;而招行、中信、興業則乘勢而進,中信銀行2018年上半年信用卡應收賬款余額環比負增長后,下半年環比增長35.27%。

2019年上半年,銀行業又開啟了ETC信用卡爭奪戰。一位國有大行支行的業務人員每天的朋友圈都在營銷ETC,他說支行分配了幾百個裝載和辦卡量要求,壓力太大了。

相關部門提出“力爭在2019年年底,讓ETC的安裝量達到90%以上”,這或將帶來近2.8億的ETC安裝量。對銀行來說,推廣ETC信用卡是切入有車客戶優質人群的機會。不少銀行中報中提到大力布局ETC業務帶來了增長。

但并非所有銀行都去搶奪ETC,而ETC的增速也沒有改變信用卡增速進一步下行的趨勢。從央行數據來看,2019年上半年,信用卡發卡量環比增速放慢至3.6%,應償信貸總額增速僅為5.5%。從信用卡貸款余額增速來看,除農業銀行信用卡增速逆勢上升9個百分點、招商銀行增速環比微增1個百分點,各家銀行的增速都出現下滑。此外,招商銀行、貴陽銀行、常熟銀行等出現額度收縮。

進入下半場的銀行如何繼續發展信用卡業務?銀行業的零售轉型會否受到影響?

前述股份制銀行副行長告訴《財經》記者,首先要滿足監管對合規要求,更重要的就是,需要做好存量客戶的經營,增強客戶黏性。前述城商行行長則表示,零售的大方向不會變,信用卡業務要回歸消費本源,該行會加強在客戶消費場景的滲透。

亦有銀行在構建自己的消費場景。盡管此前不少銀行自營電商慘淡,但《財經》記者此前從招商銀行信用卡中心處了解到,該行的信用卡APP完成了多種生活場景建設,日活可以與一些領先的場景APP媲美。但是業內人士指出,對多數銀行尤其區域來說,自建場景生態的成本都比較高,銀行仍然傾向于與消費平臺的合作。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